欢迎来到 - 5198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心情日记 > 感伤日记 >

我告诉爸爸妈妈,现在还不能走…… | 天使日记

时间:2020-07-24 22:56 点击: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五十二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的点滴感动。 2020年3月19日 武汉

面对新冠肺炎疫情,有这样一群和死神赛跑的人,他们是父母,是妻子,是丈夫,是儿女……但在疫情面前,他们是身着白衣战袍的“天使”。中国之声《天使日记》第五十二篇,记录“白衣天使”们的工作日常,捕捉“战疫”最前线的点滴感动。  

2020年3月19日 武汉 天气晴  

我是武汉市汉口医院呼吸五病区医生程舟,今天是我加入抗疫一线的第56天。

随着病人们一个个治愈出院,我们医院也进入到开通普通门诊的准备工作中了。听说普通患者21日就可以通过网络或者电话预约的方式到我们医院就诊了。这对于我们来说,是一个特别激动的日子。

我告诉爸爸妈妈,现在还不能走…… | 天使日记

这两天我们送走了很多康复出院的患者。其中让我印象最深刻的一位是我们病区71岁的李奶奶。她刚入院的时候高热、咳嗽、喘气,胸部CT显示肺部感染严重,需要长时间的吸氧,病情有些不乐观。我还清楚地记得她带着哭腔和我说的第一句话就是:“我这病是不是没得治了?”

之后只要我去查房,都会和李奶奶多聊上几句,给她一些鼓励,要她吃好睡好,养足精神。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我们20多天的精心治疗,李奶奶情况慢慢开始好转起来,并于前天出院了。李奶奶走的时候不停地向我们道谢,还说等疫情结束会回来看我们。

2020年3月20日 武汉 晴

我是中南大学湘雅医院第一批支援湖北医疗队队员、重症医学科护士张春艳。今天是我来武汉金银潭医院支援的第53天,这几天,我所在的金银潭医院住院部南楼,又陆续接收了几名从其他医院转过来的重症患者。

这些天爸妈打电话问我说,在新闻里面看到好几支支援武汉医疗队都回家了,问我什么时候能回去,他们数着日子。我告诉爸爸妈妈,我现在不能走。

我告诉爸爸妈妈,现在还不能走…… | 天使日记

在金银潭医院正式下临床的第一天,我们面临的是全院最危重的病人,在我们的努力下,很多患者已经转到普通病房甚至出院。连续工作一个月后,我和几位同事休整了七天,又向医院写了请战书:“我们请求第一批来,也请求坚持到最后一名患者康复”,于是我们又进入了重症监护室。

我和队员的主要工作职责是在帮助重症患者进行“持续血液净化治疗”,还要做一些重症病人的护理。新冠病毒肺炎可能会引起多器官功能的衰竭,通过血液净化治疗可以延长患者的治疗窗口期,让他们得以继续等待更好的药物和更好的治疗方法。

今天我做了2台“持续血液净化”,加起来5个小时。做完之后,全身都汗透了,在厚厚的隔离衣里,汗顺着袖子一直流到我的手套里,手上黏糊糊的。这种熟悉的感觉,提醒我,疫情没有结束,还得坚持一段时间。每次大汗淋漓的时候,我都会站在走廊上,闭着眼睛,数10秒,这样感觉就会好一些。

从病房出来,整个流程也很繁琐。隔离衣每脱一层就要洗一次手,每一个洗手的动作大于15秒,洗手的过程要达到3分钟,这些天洗了多少次手,已经数不清了。

2020年3月19日 湖北襄阳 天气晴

我是襄阳市襄州区人民医院儿科护士李云,今天是我从抗疫一线工作35天后,轮休隔离的第一天。一起床,就看到了一个好消息——“湖北(新增)清零”了,这意味着我们的辛苦努力有了成效。立即拿起手机,和一位特别的“战友”分享了这个好消息。

她也叫李云,跟我同名同姓,是宁夏第一批来湖北支援的护士,1月28日到襄阳后,一直坚守在发热病区40多天,我在距离她不到50米的儿科发热门诊工作。两个战场虽近,我们却都不知道彼此的存在。

直到两天前,医院的行政老师偶然知道了我们俩,拉群加微信。在门诊前的广场上,我们戴着口罩相见,为了这次相隔一千公里的缘分,给了对方一个大大的拥抱!

我告诉爸爸妈妈,现在还不能走…… | 天使日记

两位李云合影

明天,他们就要结束使命,回到家乡宁夏了。期待湖北真正清零的那天到来后,我也能去千里之外的宁夏,看看口罩下的那张笑脸。

2020年3月19日 武汉 天气晴

我是赣南医学院第一附属医院的一名男护士,我叫刘鑫。今天是我在武汉的最后一天。昨天听到要返程的消息时,心里还是很高兴的,我立马跟时刻为我担忧的父母和还在孕期的妻子分享了这份喜悦。

今天天气格外晴朗,但在收拾东西时,我突然又伤感起来,因为我要与共同战斗的100位战友们分别了。点点滴滴都是回忆。作为一名90后的男护士,体会到女性医务工作者太不容易了,我也尽所能地为她们多分担一点,我觉得这是我应该要做的。

我告诉爸爸妈妈,现在还不能走…… | 天使日记

刘鑫和患者们

在疫情面前,也有很多爱与温暖的力量支撑着我。一位患者阿姨,她住院的时候每次都会帮忙发放物资,自愿充当志愿者角色,看起来好乐观积极。而她出院后我才知道,她在这次疫情中失去了丈夫和父亲,91岁的老母亲也在病房和病毒作斗争。这件事对我触动好深,我想内心深处是有多么坚强的人才能这样默默地承受。所以武汉是一座英雄的城市,武汉人民真是英雄的人民。

3月19日 武汉 晴

我是天津医科大学肿瘤医院泌尿肿瘤科医生王坤,跟随天津市第八批医疗队来到武汉,这两天我迎来了在武汉工作至今最值得纪念的日子——我主管的最后一名患者痊愈出院,我们医疗小组病人“清零”了!

最后一位患者是位30多岁的公交车司机,也是我们2月15日接管重症病区时以来收治的第一批患者。他在工作中不幸感染了新冠肺炎,刚入院时症状较重,而且心理负担非常大,情绪非常低落,拒绝交流和活动,食欲不佳,抵抗力严重下降,这直接影响了他的治疗和身体恢复。

我告诉爸爸妈妈,现在还不能走…… | 天使日记

王坤与患者

我在临床工作中遇见过许多焦虑的癌症患者,经验告诉我,只有经过充分的心理辅导和干预,为患者解开心结,治疗才能事半功倍。于是,和这位患者话科普、聊家常就成了我们每次查房的必备内容,倾听他的恐惧和担忧,为他分享成功的病例、解读诊治方案、科普疾病知识,帮助他放松心情,鼓励他积极树立信心,多方面地消除他的负担和疑虑,终于让患者开始以积极的心态配合治疗。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