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 - 5198文章网 !    
当前位置: 首页 > 占卦 > 心理 > 财富测试 >

管涛:全球性货币放水“易放难收” 对中国经济而言既是机遇也是

时间:2020-05-20 18:54 点击:
国民财富大讲堂|管涛:全球性货币放水“易放难收” 对中国经济而言既是机遇也是挑战---

新华网北京5月17日电(严海)5月16日晚七点半,新华网与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联合推出的投资者教育公益节目《国民财富大讲堂》第二十期播出。

管涛:全球性货币放水“易放难收” 对中国经济而言既是机遇也是

当前,发达国家和经济体在应对疫情危而采取一系列宽松的货币政策之后,人们的忧患仍未缓解,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高级研究员、中银证券全球首席经济学家管涛博士应论坛之邀,主笔撰写相应课题,旨在剖析当前全球货币宽松情势。

在本期国民财富大讲堂上,管涛题为《覆水难收:当前全球货币宽松情况、影响及建议》的报告首次广泛呈现,无论是从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货币宽松的情况、货币宽松对全球和中国经济的短期影响、全球货币政策趋势展望及对中国的影响、政策建议的论述包含珠玑。与此同时,节目组还诚邀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金光经济学讲席教授、副院长黄益平和摩根大通中国首席经济学家朱海斌以视频连线方式对报告进行解读。

新冠肺炎疫情暴发以来全球货币宽松的情况

管涛指出,由于新冠肺炎疫情的冲击,今年以来世界各国都开展了货币应对政策,他从已公布的数据分析了中、美、英、日、欧元区五大经济体的货币政策。管涛介绍,美联储为应对疫情采取了扩表措施,同样,日本央行也采取扩表政策,于4月25日宣布无限量化宽松;欧洲央行同日本央行一样采取负利率外加扩表的政策;英国央行则采取降息政策,与美国相似基本趋于0利率,同时重启量化宽松、央行扩表、信贷支持等计划。由于疫情率先在中国暴发,中国央行于2月初进入应对状态,与其他央行不同的是,中国央行并未扩表,虽然采取了再贷款与再贴现的措施,m2 在其一季度GDP中的比重有明显上升。

管涛:全球性货币放水“易放难收” 对中国经济而言既是机遇也是

数据显示,一季度末,用市场汇率折算的五国央行总资产为5.02万亿美元,环比增长12.6%。五国M2总额为15.39万亿美元,环比增长3.2%,与年化名义GDP之比为92.9%,环比上升3.5个百分点;而用购买力平价折算,五国央行总资产为6.01万亿美元,环比增长11.5%,五国M2总额为19.58万亿美元,环比增长4.1%,与年化名义GDP之比为102.8%,环比上升4.7个百分点。

管涛分析认为,以M2与名义GDP之比的变动幅度衡量,在主要发达国家中,英国央行货币刺激力度最大,其次是美联储和欧洲央行,日本央行货币刺激力度最小。中国因为以间接融资为主,故以M2与GDP之比变动衡量的货币刺激更为突出,但央行没有扩表反而缩表。五国央行总资产规模和M2的环比增速及其与年化名义GDP之比变动幅度均为2016年底人民币正式“入篮”以来最高。这显示出疫情冲击背景下,全球货币宽松进一步加码,大放水趋势已然形成。

全球货币大放水对金融市场短期影响较大

管涛认为,短期来看,全球货币大放水对金融市场影响较大。截至5月8日,美国三大股指较3月23日低点均上涨了30%以上,收回美股四次熔断期间的大部分失地,纳指已超过了年初的点位,同期MSCI全球股票指数从低点上涨了16.5%。同时,VIX指数和泰德利差分别自3月16日和3月27日开始高位回落。随着发达国家的放水对新兴市场金融稳定也有正外部性,3月24日以来,随着美股的反弹、美元的飙升对新兴市场货币止跌企稳在边际上有所影响,巴西、俄罗斯等多个新兴市场跟随降息、降准和扩表。

而对中国经济的影响有几何?管涛介绍,国内货币扩张导致宏观杠杆率上升较快,一季度中国实体经济部门杠杆率从2019年底的245.4%升至259.3%,增长了13.9个百分点;居民部门、非金融企业部门和政府部门分别环比上升1.9、9.8和12.2个百分点。由于一季度外汇占款下降了298.84亿元,因此一季度宏观杠杆率攀升与其他国家货币超发无关,而是因为降准带来的货币乘数增加。

不可否认的是,发达经济体货币刺激对中国具有正向溢出效应。管涛指出,一方面,股票通项下,北上资金重新回流。3月24日至4月27日,陆股通与港股通轧差后由日均净流出147亿元转为净流入11亿元。另一方面,人民币汇率贬值压力也有所减轻,到4月29日,1年期NDF隐含的人民币汇率贬值预期为0.55%,低于3月34日至4月29日平均0.61%的水平。

管涛认为,发达国家经济体的货币刺激虽然没给中国带来输入型的流动性过剩,但是对我国金融市场的稳定有正溢出效应。

疫情给中国经济同时带来了遇和挑战

管涛:全球性货币放水“易放难收” 对中国经济而言既是机遇也是

管涛谈到,从中长期来看,可能会存在货币刺激覆水难收的问题。在他看来有以下几点原因:一是未来全球新冠肺炎疫情发展存在不确定性。二是未来全球经济前景存在不确定性。三是“直升机撒钱”式的财政赤字货币化开始盛行。四是非常规货币政策难以全身而退。

管涛分析,中长期来看,疫情给中国经济带来机遇同时又带来了挑战。从机遇方面来讲,国际投资者将新兴市场大致分为“好的”和 “差的”两类。而好的新兴市场受本次全球性货币刺激的影响会更小、受到影响后市场恢复的速度也更快。而中国因为疫情控制较早、经济率先复苏,财政货币政策的正常空间较大,加之产业门类齐全、市场潜力大,作为发展良好的新兴市场,中国经济中长期稳中向好的趋势不会改变,而随着中国防控疫情的举措逐渐被国际社会理解和认可,进一步加强了各界对中国经济和货币的信心,具有估值优势的人民币金融资产有望成为全球新兴避险资产。

“凡事有利就有弊,与此同时中国经济面临的挑战也会是前所未有的。”管涛同时强调,在央行放水的背景下,我国经济仍将面临杠杆率上升、竞争性贬值、资产泡沫化、国内物价稳定、资本流动冲击这五大挑战。

他分析,杠杆率的上升一方面是自身采取货币宽松政策所导致的,宽流动性和低利率在现阶段来看是合理且必要的,这样可以帮助企业和家庭度过疫情冲击,因本身的杠杆率就比较高,未来更需要逐渐消化和解决高杠杆率所带来的一些问题。另一方面,由于全球财政货币的大放水,有可能加剧全球对华贸易投资保护主义,影响我国经济发展的外部环境。

数据统计中,请稍等!
顶一下
(0)
0%
踩一下
(0)
0%
------分隔线----------------------------